点球大战前扎卡接过了C罗拒绝的那瓶可乐……

从6月14日C罗在对阵匈牙利的欧洲杯小组赛赛前发布会上,出人意料地将两瓶可口可乐移开视线范围外至今,可口可乐在2020欧洲杯上的热度持续居高不下。6月29日凌晨,瑞士队长扎卡在对阵法国的1/8决赛点球大战前,豪饮半瓶可口可乐后的激情演讲,再次引发了全世界球迷的关注目光。

即便是欧足联出于担心赞助商权益受损而在官网发出参赛各队不要再随意挪走桌上饮料的通知后,此前在发布会上已出尽风头的可口可乐仍将其热度延续到了赛场之上。

除以C罗为代表的流量巨星涉事其中致使可口可乐人气飙升外,可口可乐自身丰富的产品矩阵以及参与到本届欧洲杯的形式同样颇为值得玩味。在7月12日决战温布利前,可口可乐还将书写哪些欧洲杯故事颇受外界期待。

从1886年在美国亚特兰大创立至今,拥有碳酸饮料鼻祖之光环的可口可乐早已成为国际体育大赛中赞助商阵营的常客。以欧洲杯为例,从1988年首次签约赞助西德欧洲杯至今,可口可乐与欧足联的合作关系已延续33载之久。而顶着“2020欧洲杯官方赞助商”之头衔,可口可乐再次成为本届欧洲杯第二级赞助商方阵之中的一员。

除与欧足联合作密切外,可口可乐还是国际奥委会与国际足联的长期合作伙伴。因而不论是三年前的2018俄罗斯世界杯,还是即将于今年7月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人们都曾经或仍将看到可口可乐的身影。

作为饮料行业的巨头,除人们耳熟能详的可乐、芬达、雪碧等碳酸饮料旗舰产品之外,可口可乐还生产或销售各类功能饮料、运动饮料、咖啡甚至烈酒。即便是C罗在发布会上挪开可乐而保留的那瓶已撕去外包装的水,也极有可能是可口可乐公司的旗下产品。

那么C罗到底在发布会上喝的是什么水呢?首先需要明确可口可乐与欧足联之间所谓官方非酒精饮料赞助商的合作权益。体育大生意考察了过去两届大赛(2016欧洲杯及2018世界杯)可口可乐的饮用水提供情况。

以2018俄罗斯世界杯为例,可口可乐是除酒精饮料以外的官方饮料赞助商,为运动员所提供的饮品除可乐之外,还包括运动饮料Powerade,以及纯净水Bon Aqua。其中Powerade的广告还曾出现在世界杯赛场的广告牌之上。而2016法国欧洲杯,可口可乐为赛事提供的纯净水的品牌名为“绍方丹”(Chaufountiane)。其原本是一个比利时品牌,因在比利时绍方丹镇取水而得名,后来被可口可乐公司收购所得。

2020欧洲杯,可口可乐延续了为本届赛事提供包括饮用水在内的各类非酒精饮品的传统。但作为献礼60周年大庆的全民欧洲杯,本届赛事地跨11国举行,这就导致可口可乐在不同国家差异化市场布局之下,所提供的饮用水也不尽相同。

根据体育大生意多方考究,法国中场博格巴在德法大战赛后的慕尼黑发布会现场挪走喜力啤酒之时所保留的那瓶饮用水,极有可能是可口可乐在德国市场所推出的Vio。2010年时,可口可乐曾推出的奶制品品牌便名为Vio,但彼时市场反响极差。而现如今Vio矿泉水品牌标志则与以前Vio奶制品完全不同。除了原味之外,Vio矿泉水还有各种水果口味。

回到C罗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留下的那瓶水,尽管从发布会视频来看,被撕去标识的水平难以辨别品牌。但据查询,可口可乐在匈牙利推出的饮用水品牌名为NaturAqua,与Vio相同包含多种水果口味。虽然C罗发布会上的水瓶与NaturAqua瓶子较为相似,但由于C罗水瓶的瓶盖是白色的,而一般NaturAqua的瓶盖为蓝色,因此究竟是不是同一款产品仍难下结论。

但可以确定的是,本届欧洲杯在13座比赛城市的赛场上确实出现了不同的饮用水。以效仿C罗挪走可乐的意大利中场洛卡特利为例,他在罗马赛后发布会上手握的水瓶,便是可口可乐公司在意大利市场销售的饮用水Lilia。

早在今年2月,体育大生意就曾报道过近年来在运动饮料赛道上动作频频的可口可乐收购BodyArmor的消息。(延展阅读:红蓝大战升级!可口可乐收购运动饮料BodyArmor对标百事佳得乐)可以预见,未来国际赛场上可口可乐所提供的饮料产品矩阵将愈加丰富。未来国际

回到可口可乐公司的拳头产品可乐身上,尽管C罗挪走可乐事件已持续发酵两周有余,可口可乐股价也在事件当日从56美元跌到54美元,听上去有些骇人听闻。(延展阅读:当C罗发布会推开2瓶40亿美元的可乐…)但实际上可口可乐今年2月股价才达到48美元水准,近期的波动远没有想象中严重。而各种围绕球员喝不喝可乐的趣闻,则引发了球迷的广泛热议,反而为可口可乐带来了额外的宣传效应。

除C罗、洛卡特利对可口可乐的非健康属性嗤之以鼻外,一众球员及教练则展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态度。比利时锋霸卢卡库在逆转丹麦的哥本哈根发布会上主动“示爱”可口可乐“,荣膺当场MVP而心情大好的“憨憨”表示,“可口可乐可以联系我的经纪公司,大家完全可以合作啊!”

俄罗斯主帅切尔切索夫在圣彼得堡赛后发布会上说道,“我没法拒绝一切冰冰凉的东西。”在一球险胜芬兰后,58岁的俄罗斯老帅如释重负地一口气便豪饮半瓶可口可乐。

乌克兰前锋亚尔莫连科则在球队战胜北马其顿后的布加勒斯特发布会上,把可乐、啤酒移至桌子中央说道,“虽然C罗把可乐移走了,但我却要把可乐瓶和啤酒瓶一起放在桌子上,赞助商们快来联系我吧。”

受新冠疫情影响,本届欧洲杯由于上座率受限从而导致比赛日收入锐减已是既定事实。(延展阅读:渡劫453天,2020欧洲杯来了!)在此背景下,欧足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将更加依赖官方赞助伙伴们的提携和帮衬。

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一语中的地表示,“各项体育运动中,赞助商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不仅是金字塔顶端的职业层面,草根阶层同样仰仗着赞助商的注资以周转。而一旦没有他们(赞助商),我们将举步维艰。”英格兰队长凯恩则对主教练的表态完全认同,他补充道,“显然赞助商资助我们,就是希望能获得曝光和冠名。”

回到本文开头所提及的瑞士队长扎卡,尽管在点球大战中并未亲自登场主罚。但显然扎卡和可乐所产生的美妙化学反应极大程度上激励了队友的斗志。在加时赛间歇聚集队友发表助威演讲时,扎卡手中仍紧紧攥着可乐瓶。而瑞士在将世界冠军法国送回家的同时也创造了球队67年来首次跻身国际大赛8强(上次是1954年世界杯)的记录。

正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诚然球员们选择喝何种饮料在不损害赞助商权益前提下是其自由,但只要自身产品足够丰富,不论遭受何种所谓“”事件,都仍将立于不败之地。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