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you 只有您 粤语

向来笃信包装的麦一敏悉心打扮,与母亲张雪霞出席远房表弟兼弟弟同事Eric的囍宴时,遭到表姐的白眼,而弟弟一鸣则被同事冷待。一敏见状遂把一鸣与富家女赵咏凤相恋的事道出,又向其他亲戚大派自己的名片展示身价,一鸣的同事马上对姊弟俩另眼相看,使其表姐及Eric大感没趣。雪霞在婚宴上得悉大今姐庄思甜的来头不少,希望她能替快将结婚的一鸣与咏凤主持婚礼,好让两人得到完美的祝福,一敏答应会努力拉拢思甜前来协助。

一敏没法找到工作,却忆起思甜轻松赚取利是的情况,决定向婚嫁生意进发。Ada快将下嫁高官陈太的儿子Don,遂带陈太的助手Bonnie到来婚纱店请著名的摄影师天生为自己拍摄结婚照;菲菲为得到大生意,竟向Bonnie及Ada隐瞒思甜丈夫不辞而别的事,为她打造「好命婆」形象。一敏答应以友情价替好友办婚礼,之后立刻报读了美好开办的大今课程。报纸爆出Ada与Don的婚礼及思甜的背景,使思甜甚为激动。

一敏为妙茵的朋友购买大量婚礼用品作拍摄道具时,重遇前男友冯日超。美好不满被思甜揭发从中取利,不禁与她起争执,并爆出思甜背景被揭经过。日超与一敏说出后悔分手,而近日父亲急病入院却拒绝施手术,一敏提出卖掉骨灰位让其父可安心施手术;一敏与雪霞拜祭时巧遇日超,惊悉其父早已离世。众人等候天生归来为Don与Ada拍摄婚纱照,菲菲惊见天生竟为了购限量水晶而在水晶店外过夜。

日超担心一敏向May数落自己,只好把卖出骨灰位的一半钱交还;May再次现身「Only You」,要求菲菲安排一敏服侍自己。天生喜见在孤儿院与他以兄妹相称的好友唐燕珊快将出嫁,履行承诺送她婚纱拍摄套餐。May与友人到「Only You」挑选婚纱,发现日超与一敏在见面;日超把骨灰位事件说成一敏贪钱,要他付十万转让费。May试穿高跟鞋时刻意踏一敏手,令她痛得把May推倒。燕珊介绍未婚夫吴兆海让天生认识。

天生与燕珊把受伤的兆海带到「Only You」处理伤口,兆海终道出受伤的经过及原因。一敏在「Only You」勤奋工作博得菲菲的赏识,一敏把握机会向她请教经营婚嫁生意的技巧。一鸣度蜜月返港向一敏送上作手信,她却关心弟弟淮备了哪些手信予上司毛经理。天生惊见兆海正被人追杀,遂出手相救并无意中遗下「Only You」的文件。豹哥与手下到来「Only You」在店中捣乱,一敏不慎弄伤脚踝。

天生赶到燕珊家,发现燕珊早已爬窗离开,幸终被天生截回;另一方面,天生忆起五年前与芝瑶间的甜蜜时光。思甜致电女儿晓晴,与她约法三章,但反令晓晴感不耐烦。思甜使计使侄儿忠良脚踏实地生活,思齐提出让他到「Only You」工作。燕珊态度逆转决定放下兆海,天生与珊母让她销假重投工作。天生往见兆海途中遭警方派员跟踪,黄Sir更请他当饵引出豹哥。咏凤首饰店的迷信员工阿兰快将结婚,一敏成功招揽这宗生意。

一敏到咏凤的店中,了解阿兰的需要,但阿兰却坚持沿用美好。一敏担心阿兰遭美好欺骗,决定向思甜求助。翌日网上流传裙褂女鬼的片段,天生认出一敏的声音;菲菲突然记起女鬼似曾相似。阿兰到「Only You」试穿镇店之宝时昏倒,医生诊断为减肥过度所致,但却认定与新居的风水有关,阿刚闻言对未婚妻过分迷信不禁反感,扬言要与她分手。一敏到咏凤店中接她下班,却见弟妇突然感到不适,咏凤只好道出自己怀孕的消息。

一敏与众人分配工作时,故意对天生冷嘲热讽,迫使他联合景源等人还击。忠良的友人在酒吧举办集体游戏回忆之夜,忠良结识了一名冷艳的女子Miki,并以婚纷店少东的身分作自我介绍。有人前来应徵摄影师一职,一敏惊见是昨夜与她在「集体游戏回忆之夜」甚为投契的男子余志强。Miki到「Only You」试婚纱,当一敏向Miki收取试婚纱费用时,她竟著菲菲向忠良收取。思甜在家宴请Miki,以了解她的为人。

菲菲战战兢兢地走出办公室了解,惊见黑影闪过,遂马上以高跟鞋袭击对方,黑影痛得哗哗大叫,菲菲往开灯才发现是志强与景源。菲菲看到喝至醉醺醺的志强与景源已大感不满,谁知他们还对菲菲作出挑衅,菲菲一气之下欲向丈夫投诉,谁知思齐的手机竟然在店内响起。菲菲闻铃声找至男厕,惊见丈夫喝得比他们还要醉,气得菲菲设法把思齐弄醒。

一鸣的公司将会推出一本高档的婚嫁杂志,一敏为弟弟的前途,想尽办法向菲菲推销,让「Only You」在杂志中落广告,但由于成本高,而未必取得回报,菲菲婉拒了一敏的计划。一鸣向姊姊了解菲菲的意向后感到苦恼,一敏则另想了一个办法,令菲菲就范。

「Only You」来了一位样子平庸的女客人文静,使菲菲认定她是来刺探行情的行家,故意与一敏对其表现冷淡,后惊悉她将下嫁的竟是城中钻石级贵族安子谦,即大叹上天不公平。一敏把子谦与文静的事,与妙茵等分享,恍然子谦的背景大有来头,实在难以相信他会恋上在大学负责研究细菌的文静。

子谦对文静与一敏突然出现感到意外,亦感不快;子谦欲向未婚妻解释前因后果,但两人最终闹翻。文静作最后试身时向一敏子谦没有再找自己,一敏鼓励好友尽力挽救关系。思齐带文静与子谦到婚礼场地参观,文静眼看未婚夫接到Rebecca的来电后更匆匆离开,不禁萌生退婚念头。Rebecca约见子谦,并他与自己复合。一敏在一个婚礼上,结识了富商的儿子Ashley,菲菲鼓励一敏把握机会。

Ashley在宴会完毕后接载一敏回家,路过的一鸣与咏凤喜见一敏拍拖,即迫她公开发展进度。思甜致电晓晴,问及可有代她照顾朋友的儿子权,菲菲细问下恍然得知思甜欣赏权的为人,有意促成他与晓晴。天生与众孤儿院友到酒吧喝酒,景源却被酒店内的男同性恋者「非礼」,天生认出男同性恋者甚为面熟。Ashley向一敏求婚,使她受宠若惊。一敏到Ashley酒店房间同看烟花,过程中她处处逃避与男友亲热,使他甚为没趣。

天生因担心一敏而折返酒店,却见她已离开,天生到处寻找她的下落。思齐发现菲菲擅自赞助婚嫁杂志举办的「感动一生只有您」活动后大发脾气;活动胜出者失明的王志泽及方妙娟到「Only You」拍摄婚纱相,志泽道出认识妙娟的经过,菲菲见志泽虽是缺陷,但仍有一段真摰的感情而感动,思齐却认为妙娟有假结婚之嫌。主办单位请来制作立体照片的专人,竟是天生前度女友韩芝瑶,令他喜上眉梢。

妙娟费尽力气把未婚夫叫醒,又不断拳击他的心脏,终于令志泽恢复知觉,思齐目睹这个情景,不禁改变从前的想法。思齐到医院接菲菲,夫妻再为志泽与妙娟是否真心相爱而发表意见。妙娟在病房照顾志泽,把他的生活习惯安排妥当后,却叮嘱未婚夫好好照顾自己,志泽惊悉妙娟因担心自己被取笑,有意离开,即急着把心底话道出。妙娟喜闻未婚夫所想,感动得哭成泪人,并提出两全其美的办法。

淑珠与小龙透露对婚礼的要求时,淑珠的哥哥淑虎赶至,思齐见状有意推却这宗生意。小龙与淑珠再次现身「Only You」并决定光顾。淑珠重遇多年不见的初恋男友志强而表现兴奋,使小龙醋意渐生,竟以淑珠未婚夫的身分要两人保持距离。小龙带思齐夫妇与父亲刘华吃饭,席中菲菲对在场男人们的大男人主义感到不屑,竟闹著要离开。思齐接到忠良受伤入院的来电,赶往医院了解情况时惊悉儿子「以武会友」而受伤,更称呼小龙为师傅。

龙激动地与志强在「Only You」打起来,吓得菲菲连忙追问志强可有勾引淑珠。淑珠得知小龙愿意把武馆关掉,便要求与刘华一起移民到新加坡。淑珠等使计欲说服刘华,未料刘华竟大发雷霆。小龙向刘华的好友派帖时,得悉父亲近日与思甜整天出双入对;后刘华又表示同意小龙与淑珠移民,暗示在香港有人会照顾自己。

「Only You」齐集酒吧喝酒,卖酒女郎Kaka与天生表现熟稔,使一敏感到不屑。景源从女友Kaka处得悉一敏暗恋自己,只得勉为其难下婉拒一敏的爱意,亦因此而揭发一敏暗恋的其实是是天生。菲菲向思齐道出开设分店的计画,未料却被丈夫怪责,两人为此争持不下。菲菲在学习社交舞时认识了贸易公司老板夏江,更向他力销合资婚纱店一事。夏江表示欲投资培植冬虫草,菲菲得悉冬虫草的利润甚高后加入投资。

夏江解释并非骗案,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也早向警方的商业罪案调查科求助。天生向众人说出夏江是丢下他母子俩而去的父亲却不认自己,认定夏江绝非好人。夏江遇见思齐后向他说出警方调查的进度,后更主动赔偿予菲菲。一敏向众人推介雪霞担任义工机构所义卖的慈善曲奇饼,一敏又邀请天生当义工摄影师。天生到达后,赫然发现一班公公婆婆口中的善长竟是夏江,夏江更向雪霞等推广兴建国内护老院。

低调商人香彦培的儿子香伟豪快将娶妻,香太太李翠妍邀请思甜担任大妗姐主持婚礼,并与伟豪等到“Only You”商讨婚礼的细节,众人恍然她虽然是伟豪的亲母,却只是彦培的二太太,伟豪婚礼的一切必须交由正室邓彩娇作最后决定。过程中彩娇不断针对翠妍的身分,又直言大妗另有人选,但向来事事忍让的翠妍坚持用思甜作大妗,最终彩娇同意聘用两名大妗。菲菲等人送来礼服到香家,思甜赫然发现彩娇聘用的大妗竟然是美好。

天生向众人公开与一敏关系,思甜替二人开心。香家过大礼之日,美好偷走过大礼之鲍鱼,欲令思甜受责难,幸而耀华出手将鲍鱼送回,过大礼终可顺利完成。彩娇听从美好的意见,要思甜当美好副手,思甜虽受屈,但仍以大局为重甘愿受气。众人取笑一动追求天生,一敏感没面子,天生却没反应,令一敏感不受重视。一敏于街上遇Monica与Paula被取笑,天生出言替一敏挽回面子。

思甜与天生结识了被偷钱包的九妹婆婆,因而得悉她与丈夫失散多年来也一切寻找他,令思甜忆起多年前不辞而别的丈夫启雄。思甜在购物时发现一人与启雄甚为相似,原来曾是大老板的启雄,竟沦落在茶餐厅当伙计。思甜伤心过度病倒,天生提醒晓晴致电关怀母亲;而忠良则安排思甜与晓晴进行视像通讯,谁知反令思甜心情变差,原来晓晴与男友Marco竟一时兴起,于在澳洲注册结婚,把思甜气坏。

因为思甜罢煮,思齐遂要晓晴早日返港解困局;思齐更软硬兼施令晓晴答应与Marco申请假期回港补办正式婚礼以哄回母亲。雪霞对思甜嫁女羡慕不已,慨叹一敏仍是单身,思甜遂透露一敏与天生拍拖的一事。思甜替晓晴安排婚礼的细节,但晓晴却希望把奉茶的时间改为下午遂向一敏求助。忠良申请到美国修读摄影获得取录,向思齐表示已储钱留作学费,日后亦会半工读完成学位,使菲菲夫妇感到安慰。

思甜带着晓晴去给很多亲戚派发喜帖,晓晴觉得很累。结果到了姨婆家,姨婆不在,晓晴很郁闷,觉得白跑了一趟,还发小脾气,结果又被思甜教育一番,两人不欢而散。晚上回到家,母女俩又因为安床闹了矛盾。思甜在街上遇到九婆婆,还送她回家,跟她的一番交谈让她思考了很多。晓晴很想让她爸爸来参加婚礼,于是思甜就带她去见,晓晴见到爸爸很激动。晓晴的婚礼很热闹,全家都很开心。

想到晴晴要走,思甜觉得很舍不得,于是晴晴说会延长假期陪妈妈玩。晴晴的爸爸与晴晴见面,还解释说是有要紧事要走,但晴晴还是很失望,因为她爸爸根本不记挂她和妈妈。思齐发现忠良走时忘带了一个包裹,他十分着急,众人发现里面都是日常用品,不免笑他老套。晴晴告诉妈妈她决定留在香港工作,思甜听到后十分激动。一敏在上厕所的时候误认为一个男士是色狼,两人还争执起来。

/jspfrag/295/album_playlist/2-2_2-2/400_desc_2.inc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