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酸了!曾风靡欧洲的葡国教练正告别主流

曾经收获热捧的葡萄牙教练,纷纷陷入低潮,退出主流视野。等待再次涨潮的时刻,他们只能驶向更遥远的海域。

陆止于此,海始于斯。位于欧亚大陆最西端的葡萄牙,“大航海时代”的进取精神影响至今,足球也不例外,教练们与球员一样愿意从伊比利亚半岛出发,浪迹天涯,在数年前策动过一场葡籍教练风潮。时移世易,当葡萄牙国家队褪去此前风光,影响远播海外的葡国教练们也纷纷陷入低谷,不仅风头不敌当红的德国籍教练,甚至存在“过时”的嫌疑。

葡萄牙教练界向来有着“学院派”压倒“实战派”的鲜明特色。从尤西比奥、富特雷,到“黄金一代”菲戈、鲁伊·科斯塔,乃至德科,历代巨星退役后涉足足球政治、俱乐部管理、电视评论或经纪事业,却都不走教练路线。与此相对应,以里斯本人类运动技能大学为代表的学院式教练培训计划,让诸多球员生涯不够显赫(或完全没有职业球员背景)的教练经由科班教育崭露头角,再加上前辈在教坛的“传帮带”,此类教练得以批量化崛起。但无论学院派还是实战派,葡萄牙教练都正遭受低潮的考验。

已在足坛为葡萄牙教练树立丰碑的穆里尼奥,执教生涯早已迎来下滑曲线年半后,“魔力鸟”甚至遭遇成名以来第一次零冠军下课的局面——热刺宁愿让菜鸟梅森救火,也不给他带队打联赛杯决赛的机会。今夏顶着所剩无几的光环转投罗马,接班同胞丰塞卡,穆帅打出过6连胜开局,享受过短暂的蜜月期,随后迅速暴露出风格模糊、攻守失序的难题,一度遭遇7场仅1胜2平4负的困窘,并在欧协杯1比6惨败给北极圈内的挪威球队博德闪耀,创下执教生涯逾千场比赛的失球纪录(6球)、追平生涯净胜球纪录(5球)。更令人担忧的是,穆帅对于裁判、对手乃至自家球员的指责炮轰如火如荼,这类穆帅执教愈发常见的戏码,甚至可能让他的罗马之旅提早迎来负面结局。

穆里尼奥在热刺的正式继任者,是他昔日在波尔图执教过的弟子努诺,然而在穆帅下课72天后才被选中上任的努诺,只坚持了123天。此前带领狼队扮演过“英超第七强”的努诺,在热刺迎来联赛开局3连胜,甚至捧起8月英超最佳主帅奖项,然而还没等到他真正收服更衣室、激活心猿意马的凯恩,对阵强敌的惨败就接踵而来,随即努诺便被更具号召力的孔蒂取代。还没等到真正立足豪门,努诺就需要去中下游球队回炉重造了。

以往在英超执教过埃弗顿等三队的少帅马尔科·席尔瓦,更是降格到英冠富勒姆重整旗鼓(21轮过后名列榜首),再加上丰塞卡与新贵纽卡斯尔联传出的绯闻无疾而终,这就使得在狼队接班努诺的拉热,成为了葡国主帅在英超的唯一代表——穆帅和拉热是五大联赛如今仅剩的葡帅代表。好在拉热足够争气,在英超开局5轮4败后带队回暖,徘徊于欧战区边缘。

五大联赛的葡帅退潮,更令人对维拉斯-博阿斯感到遗憾,这位现年方才44岁的少帅,展现过极高的技战术潜力,享受过切尔西、热刺等极佳的平台,却始终未曾达到期望的高度,更暴露出性格缺陷。不过即便是到中超走一趟、又去圆了赛车梦后,维拉斯-博阿斯重返欧洲依然能带领马赛迅速蜕变,可最后他依然未能“善终”。而除了这位曾在穆帅教练组担任“情报员”的“小魔力鸟”,其他几位单飞的穆帅昔日助手法里亚(执教卡塔尔杜海勒只坚持了1年)、莫赖斯(在6份主帅工作上都不长久),独立执教也都不成功。

五大联赛难以觅得生存空间,更多葡萄牙教练选择去更边缘地带上位。在中国执教3年后离开上海上港的维托尔·佩雷拉,便是回到土超老东家费内巴切,在欧联杯小组赛中他还与同胞佩德罗·马丁斯相遇,和其执教的奥林匹亚科斯争夺出线名额,遭遇失败降格至欧协杯;马丁斯已率队取得希腊超两连冠,但似乎完全听不到五大联赛的召唤;与他们境遇相似的还有曾是本菲卡冠军主帅的鲁伊·维托里亚,维托里亚一度到沙特阿拉伯执教利雅得胜利,今夏才返回欧洲,到俄超试图重振莫斯科斯巴达克。

另一个重要选项是国家队帅位——在当今足坛,国家队主教练职位普遍被视为不那么顶级的教练的落脚选择。已在葡萄牙国家队坚持了7年的费尔南多·桑托斯就是代表,老帅明确表态“未晋级就辞职”,还再一次引发了穆里尼奥与国家队的绯闻——穆帅以往多次表态“退休前执教国家队”,将国家队帅位视为最后的退路。

作为学院派更早期代表的奎罗斯,则早已将国家队视作执教的主战场。葡萄牙式科班教练培训计划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奎罗斯1980年代制定的规范、奠定的基础,而他撑起的学院派葡帅大旗,长期飘扬在国际大赛舞台,但在率葡萄牙队出战2010世界杯(止步16强)、率伊朗出战2014和2018世界杯(均止步小组赛)均未能取得成绩突破后,奎罗斯执掌哥伦比亚国家队遭遇惨败,世预赛头4轮只胜1场,客场1比6厄瓜多尔成了他的最后一战。今年转战埃及,奎罗斯倒是顺利带队挺进非洲区10强赛,最终的两回合争夺,将是他能否带领萨拉赫进军卡塔尔的终极考验。与奎罗斯一样在为10强赛努力的葡帅,还有喀麦隆国家队的托尼·孔塞桑,即将60岁的孔塞桑,履历的亮眼程度远不及奎罗斯,但周游列国的理念则是完美相通。

不止这两位,奎罗斯的两位昔日弟子保罗·索萨和保罗·本托也在为世界杯席位而战。曾在天津权健带队将近1年的前者,如今执教波兰国家队,但在今夏欧洲杯上1平2负表现平庸,世预赛进入附加赛碰上俄罗斯(以及潜在的决赛对手瑞典、捷克)也前途叵测;相比之下,曾在重庆力帆留下脚印的后者,如今执教韩国国家队,世预赛出线形势倒是上佳。不过无论是奎罗斯、托尼·孔塞桑还是两位保罗,即便有几人拿到世界杯决赛圈门票,限于球队实力,恐怕也是难有作为——带领祖国国家队的桑托斯,面临的是更残酷的附加赛考验,世界杯前景同样充满不确定性。

大潮流上虽然陷入颓势,葡帅群体却仍不缺希望。11月下旬的2021赛季亚冠决赛,利雅得新月2比0击败浦项制铁夺魁,为新月捧得队史第4座亚冠的雅尔丁,便仍有目标重返欧洲。现年47岁的他,曾在2016-17赛季带领摩纳哥压倒巴黎圣日耳曼法甲夺冠、淘汰曼城和多特蒙德闯入欧冠四强,并为姆巴佩、贝尔纳多·席尔瓦、法比尼奥等人开辟了豪门之路。尽管他的摩纳哥之旅在此后的卖人潮中迅速褪色,“二进宫”也以失败告终,但在利雅得新月执教3个月保持不败,重塑球队战力成为首位亚冠夺冠的葡帅,无疑能够为他重返五大联赛舞台增添一份筹码。

南美解放者杯冠军是比亚冠冠军更拿得出手的成就,而这项荣誉连续三年归属于葡萄牙主帅!若热·热苏斯2019年到弗拉门戈“技术扶贫”,在1年时间里横扫巴西足坛,拿下大大小小5座冠军,其中就包括解放者杯。然而登顶南美足坛的荣耀对热苏斯而言也并非顶级诱惑,当老东家本菲卡发出召唤,热苏斯便在去年夏天回国,只可惜上赛季这位老帅在荣誉层面四大皆空——本赛季倒是有过压倒巴萨、从欧冠小组出线的佳绩。

热苏斯离开弗拉门戈后,他曾在吉马朗伊什胜利执教过的阿贝尔·费雷拉,踏上了他开辟的前路。费雷拉2016年底从布拉加开启一线队教练生涯,结果接手帕尔梅拉斯3个月后,这位少帅就率队在2020年解放者杯决赛的巴西内战中1比0击败桑托斯,收获个人执教生涯首冠。不到一年时间后,费雷拉带队闯进2021年解放者杯决赛,在又一次巴西内战中加时2比1绝杀弗拉门戈,个人卫冕的同时也完成葡国教头在这项赛事上的三连冠。即将年满43岁的费雷拉,很可能像热苏斯那般不在巴西久留,前途大好的他或许已经将五大联赛定为自己的目标。

分别登顶亚洲、南美的雅尔丁和费雷拉之外,葡萄牙本土阵营也仍有塞尔吉奥·孔塞桑、阿莫林的未来值得期待,两人和热苏斯分率葡超三强在榜首展开殊死争夺(13轮过后,波尔图和里斯本竞技35分,本菲卡31分)。孔塞桑在球员时代效力过拉齐奥、国际米兰,退役转型后也完成了执教生涯的原始积累,执掌波尔图4年多时间拿下5座冠军,欧冠也有两度闯进8强的佳绩,今夏他便与热刺、那不勒斯等队传过绯闻,已经被普遍视为五大联赛中上游球队换帅的潜在人选。

孔塞桑独立执教10年方才成长到今日水准,未满37岁的阿莫林在教练之路上比他早慧得多。阿莫林球员时代是边缘国脚,转型教练后如火箭般蹿升,执教布拉加第5场比赛便赢得葡萄牙联赛杯,仅仅13场比赛后便被里斯本竞技斥资1000万欧元“买断”。第一个完整赛季阿莫林便为里斯本竞技赢得19年来首座葡超冠军,并完成个人在葡联杯上的卫冕,本赛季阿莫林继续率队联赛争冠,并迎来球队13年间首次欧冠小组出线。如此成长速度,已经让人联想到了穆里尼奥和维拉斯-博阿斯。当“魔力鸟”魔力不再,阿莫林有机会成为下一代葡萄牙教练的扛旗者?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