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杀手” Damus在中国:拉群、卖片、英语角

2月1日,主打去中心化的社交产品Damus上线苹果应用商店,并在短短一周内引爆全球社交网络。全球各地的“弄潮儿”,忙着分享长长的一串神秘代码——那是他们在Damus上找到彼此的唯一凭证。

社交产品圈太久没有新消息了,Damus像是一潭死水里从天而降的小石子,水面刚刚泛起涟漪,围观者已迫不及待地预言起暴雨将至。它被冠以许多响亮的名号——推特“杀手”、社交产品颠覆者、开放协议里程碑……

当用户们兴冲冲地装好软件,用几十位密钥登录后,欢迎他们的不是崭新的未来世界,而是拉微信群的,卖《狂飙》资源的,搞的,和练习英语的。

Damus官方给自家产品打出口号是“你自己控制的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 you control.)”,是一款基于Nostr协议的iOS客户端。安卓版客户端名为Amethyst,目前双端的信息和账号均不互通。

1.平台不会存储任何用户的个人信息。Damus的注册和登录完全不使用户个人信息,下载App后,用户将获得两个密钥,分别由一长串代码组成。私钥用于个人账号登录,一旦外泄等同账号被盗;公钥用于社交,其他人可以通过公钥找到你的账号,并和你互相关注。

2.平台不会审查或删改任何用户发布的内容。任何内容均可发布,一旦发布,平台和作者均无法对内容进行删改。要是写错别字也只能永久地钉在耻辱柱上,强迫症患者和白字大王请慎重使用。

3.平台不会介入内容的推荐分发。当前,各类信息流产品都会收集用户信息形成用户画像,并针对性地从内容池中召回相关性高的图文/视频,按一定规则排序后推荐给用户,形成“刷到的我都爱看”的效果。与此同时,广告内容也会按一定比例穿插在平台分发的普通内容里,成为信息流产品商业变现的主要方式。而目前的Damus既不会收集用户信息,也不会参与内容分发。

一个星期后,张伟已鲜少关注广场内容,而是专注于和他刚认识的外国友人闲聊天,交流语言学习经验。聊天对象是一位来自日本的程序员,精通英语,最近正在学中文。

他们每天在Damus上给互相留言回复,有时用中文,有时用英文。张伟找他练习英语,日本友人找张伟练习中文,一个非常国际化的语言角。

听起来是种不错的社交体验,但张伟给Damus的打分只有30分(100分制),因为首先,它不是一款好用的产品。“它好多东西还没有做呢,从任何环节来看都是一个非常粗糙的产品。”

最先让张伟犯难的是换头像,他四处摸索也没有找到换头像的入口,最后询问了一位外国友人,才知道原来需要去其他网站上传图片生成URL链接,再利用链接换头像。

“回复流的展示也都是乱的,”张伟随后补充道,“我跟那个日本大哥在一个帖子下面版聊,因为还有其他人回复,根本看不清楚回复的是谁。”

起初,张伟还会去Global页面看看,刷出来的一堆阿拉伯语内容着实难住了他,他吐槽:“这种多语言的内容产品,语言筛选功能或是机翻功能都应该是很基础的吧?”

产品功能层面的问题都是可解决的——有bug就修,交互逻辑不合理就改,加载速度慢就优化……对一款1.0版本的新产品而言,这些都不是致命问题。Damus的烦在于,由去中心化模式制造出的内容生态,目前看来无比糟糕,而平台和用户都没有解决办法。

然而抛开那些“未来已来”的宏大蓝图,尝试成为一个普通的用户,我们惊讶地发现,这里不像是的理想国,倒像是垃圾信息的填埋场。

Global 界面汇聚全球用户发布的公开信息,但鲜少能见到“活人”。从上线第二天开始试用Damus的张伟评价:“放眼望去都是‘数字生命’。”

微信群二维码和电报群链接在广场页面交替刷屏,成为Damus中文内容的生力军。在一个主打去中心化的社交APP里,使用者们忙着往更私密的聊天群组里“摇人”,听起来实在有些矛盾。

第一类群聊以Damus本身为名,号称加入群组后可以“互关互助,抓住第一波红利,第一手信息共享交流”。刺猬公社加入其中一个微信群后发现,群公告里详细介绍了在Damus更换头像的三大步骤,群里偶尔会有人晒出自己的公钥寻求互关。

第二类群聊则在违法乱纪的边缘试探,灰产群、黄图群、赌博群纷纷现身Damus,作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我们并未加入群聊调研。

“在Damus逛累了吧,犒劳下自己下单一份0.01元的肯德基吧,复制该消息打开XX(某软件名)即可领取。”也许下个星期四,这里也将出现V我50,啊不,V我50个狗狗币的盛况。

“占领去中心化社交高地,先人一步!专业Damus人类高质量7×24小时循环刷屏广告服务,高性价比,可以最低100块起步试试效果……”

卖片Bot号一遍遍转发“点击链接看《狂飙》全集”,积极性甚至高过了卖的账号。高启强要是生活在今天,大可不必买什么等离子电视,花个“100块起步”,看看“急冻海鲜快递发全国”的小广告有没有效果。

此外,色情、博彩、违法查询,众多非法服务信息随处可见,让Damus的广场像贴满小卡片的电线杆。垃圾信息堆里,“活人”发言反倒因为稀缺而变得醒目。一位“活人”用户向GPT3 Bot账户提问道:“如何清理Damus 广场的海量广告信息?”

刺猬公社于2023年2月7日17:48分对Damus Global页面最近刷新的100条中文信息进行统计,其中,垃圾信息高达72条,仅28条包含实际内容。相当于用户每看2.57条垃圾信息,才能看到1条正常中文内容。

Damus 的混乱现状,不止出现在中文内容中,拉群、广告、等信息,也有海量的英文版本。

“出生”十天后,平台的内容生态显然与其理念大相径庭——原本想让大家畅所欲言,实际却是数字“幽灵”在畅所欲言;原本想让用户不受广告干扰,实际却是广场变成垃圾信息填埋场。

此前,记者在推特上公布的聊天记录表明,Jack Dorsey曾和马斯克讨论过将twitter做去中心化改造的可能,并对马斯克说:“它不能有广告模式,拥有一个广告模型会给广告商影响和控制公司的机会。”

Twitter有近9成的商业收入来自广告,在放弃广告模式的问题上堪称“船大难掉头”,但换条船重新开始,就能让社交产品彻底告别广告吗?

Damus安装过程中仅向用户申请两项应用权限授权,分别是“设备应用列表”和“拍摄照片和录制视频”。和动辄申请十几项权限的应用相比,Damus确实做到了尽可能少地收集/使用用户信息。

平台方不生产或分发广告,不代表用户就能免受广告信息的轰炸。事实上,用户本身就可能是广告的生产者,去中心化不能改变广告信息的本质,广告商越有钱,就越有经费雇佣人力或制造机器账号发布(永远不会被删除的)广告。

尤其当平台不再承担监管职能时,用户甚至不能确认广告信息是否真实、合法,不合规交易与诈骗由此滋生。

方向无外乎两种,要么删除或隐藏垃圾信息,要么出现更多真实内容,让垃圾信息被反向淹没。就像一瓶清水里进了泥沙,要么把泥沙倒掉,要么把整瓶水倒进清澈的溪流里,让泥沙变成渺小而无足轻重的杂质。

把泥沙倒掉是传统社交平台采用的手段。无论微博还是Twitter,都有一整套复杂的删帖机制,从鉴定“泥沙”开始,到过滤掉“泥沙”结束。这套机制生效的前提是,平台拥有内容审查和删除的权力及能力。

对Damus而言,把泥沙倒掉显得不切实际。它早已申明任何人无权删除已发布内容,包括平台和作者本人。

一种可行手段是用户通过付费进入更小的半封闭社交空间,靠花钱图个清静,只接收存在一度社交或二度社交关系链内的内容,或是经过筛选的优质内容。相当于让泥沙沉在底部,为付费用户保留顶部清水。

另一种方案是由用户主动发起的定向屏蔽,过滤掉部分“泥沙”,例如将“社群”、“色情”、“赌博”等垃圾信息高频词设置为屏蔽词,设置后相关内容不再展示。但小小屏蔽词恐怕无法阻挡一颗想发垃圾广告的心,“涻羣”、“脃綪”、“賭愽”等替换词会轮番出场,不久后,用户需要设置的可能是一本屏蔽词典。

去中心化的产品定位,意味着平台方将内容的主导权让渡给每一个用户,这一过程是不可逆的。而获得内容主导权的用户形色各异,有人只想发影评,或者拥有一个交流的天地;有人想赚钱,有人想走捷径赚钱,有人想走不合规的捷径赚大钱。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